Thranduil

【瑟莱】分开旅行【短篇】

写的好棒

巴克樱桃:


其实我老早就想写这个梗,看到@梨夯点了现代旅游梗就码起来了,然而应该并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哈哈。让大王叶子带你去旅行!以上,本次瑟莱一直在路上!
———————————————————

正文:

【当你在犹豫的时候,世界很大;当你勇敢踏出这一步的时候,世界就很小。
等到你的皮肤被风雨洗礼的粗糙,等到你忘掉原本的你,你会发现一个真正的自己……】

【我叫莱戈拉斯,自由摄影师。我不认识你,不知你想去往何方,但你愿意和我经历这场旅行吗……】

瑟兰迪尔现在正拿着一本略显古旧的皮质手札发懵,他刚刚在家里收拾行李准备去享受难得的长假期。但一个莫名其妙的包裹被送来,正确的门牌地址和被不慎刮花的收件人姓名,而他不记得有人会给他寄来什么包裹。拆开来竟然是一本手札,古旧的皮革封面像是手工制作的,厚厚的书页有些外翻,里面好像还夹杂了很多东西,被皮质的绳子绑住。

瑟兰迪尔本无意窥探他人的秘密,不过还是忍不住翻开了这本显得有些神秘的书。随手翻了几页,才恍然大悟,这是一本旅行日记,一个叫莱戈拉斯的自由摄影师的旅行日记,里面有他用各种笔写下的所到之处的简单介绍,随性感想,贴着拍立得照下的自拍照,单反相机拍下的风景照,或是信手画下的涂鸦画作。细致又有点可爱。

照片上的青年有着一头金色的长发,白皙的侧脸,弯起的嘴角,让瑟兰迪尔有片刻失神。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收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包裹,只是扉页上的那一段花体的文字似是一种蛊惑,冥冥之中牵引着他。

瑟兰迪尔没有继续看下去,合上书页轻笑,推开手边正在整理的爱马仕行李箱,他本计划去往奢靡的国度,享受阳光沙滩美食美酒,当然还有美女,不过现在他改变主意了。

他抓过手机拨了一串号码,“加里安,帮我改签机票…… 嗯,只有去程。”他看了一眼桌上的书稿,“归期不定……”

“莱戈拉斯,那就看看你要带我去哪?”瑟兰迪尔轻轻婆娑封页上浅浅的叶脉型花纹,心情意外的好。

不过,当总裁先生转乘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到达地球另一端的一个小城市后,还是有些忌惮的。没有旅行计划,没有预定酒店,甚至没有一张地图,只有无情的冷风和一本不知道真假的旅行日记,也许自己的确有些冲动了。不过既来之则安之,瑟兰迪尔紧了紧身上的大衣,背好超大容量的旅行背包,这是按照莱戈拉斯开篇的旅行指南做的准备,要知道他从大学毕业后就再没穿过这身打扮了。

在机场边的简陋小旅馆住下,瑟兰迪尔一直在叹气,这简直是找罪受啊!

【不要怀疑旅行的意义,一切从放下过去的自己开始。】

“好吧,就姑且听你的。”

那一晚硬邦邦的床铺却让人睡的格外深沉。

第二天一大早,本该在海滨酒店睡到自然醒的总裁先生在闹钟的催促声中起床,因为莱戈拉斯小贴士上说:【一定要早起,不然今晚你只能露宿野外!】

“看你有什么把戏!”

瑟兰迪尔整装出发,租了辆老款的越野车和GPS,踏上的旅途。沿途从开阔的道路慢慢变成仅能错开车身的公路,四周的城市街景也慢慢变成了绵延的草场和树林。熹微的晨光散落,云像被撕碎的棉絮飘在蓝蓝的天空。

“这景色看起来不错!”眼睛有些不够用了。

【最美的风景往往在路上……】瑟兰迪尔好像看到那小子坐在副驾上正笑的得意。

慢慢的,车子开始沿着蜿蜒的道路向上爬坡,覆盖着白雪的山峦跃然眼前,倒灌进峡湾的海水静静依山流淌。直到公路到了尽头,瑟兰迪尔才缓过神来,他已经被山谷环抱,而旅程现在才刚刚开始。他将搭上落差最大的山地火车,继续前行。

【火车站边的小商店里有当地居民手工编织的羊毛帽子,应该会有用!】

“还顺带推销旅游商品吗?!”瑟兰迪尔哼了一声,还是走进了那家小商店。

他最后还是挑了一顶黑色带深蓝色花纹的毛线帽子戴在头上,因为他依稀看到莱戈拉斯戴着米色带灰色花纹的同款帽子在他面前傻笑。

黑色与红色相间的复古机车一路缓慢上行,伴着粗喘的鸣笛声。一面是陡峭的山崖,一面是深远的山谷,有雪融的潺潺溪水自山涧流淌而下,汇成一条条奔流的小河。

【乖乖地向高山峻岭低头,收起烦躁的心,就能风平浪静。】

瑟兰迪尔坐在略显窄小的座位上看着照片上的莱戈拉斯的侧脸,他就好像正坐在自己对面,把口鼻藏在围领下,戴着那顶毛线帽子,目光深远的望着窗外,树影山影和栈桥的光影在他脸上打上跳动的斑斓。

瑟兰迪尔吸吸鼻子把注意力也投向窗外。

当火车也到了尽头,还要继续吗?答案当然是肯定的,下面将是4个小时的徒步路程。瑟兰迪尔甚至没来得及抱怨就踏上了碎石铺垫的崎岖道路。徒步的路线深藏于密林与山谷之中,山峦起伏,层林叠翠,忽而云雾缭绕,虚无缥缈。偶有一些古朴的民宅木屋点缀于山腰间,恬静中蕴藏生机。

瑟兰迪尔按照旅人留下的红色标志穿梭在树林间,高大的树木低矮的针叶灌木,如一张巨大的网遮蔽在天空之间,把阳光剪成细碎的影洒在脚下。忽然身边有窸窣的声音,瑟兰迪尔在树影之后隐约看到一只小鹿跟在他身后。幼年的小鹿似是胆怯又充满好奇,一直若即若离的跟着他,瑟兰迪尔无心惊扰,只好继续脚下的路。

于是意外的小伙伴跟随了很久也不愿走开,直到远处传来一声悠长的鸣叫,小鹿停下脚步竖起耳朵,瑟兰迪尔也停了下来看着它。小鹿转了转眼珠抖了抖尾巴又看了他一会,轻巧的转身隐没入层叠的树丛中。

【鹿是充满灵性的生物,是守护的象征。】

“难道你也遇到了一路尾随的跟踪狂?!”

徒步的旅途并不孤独,瑟兰迪尔或许该为自己良好的身体素质和经常的锻炼而喝彩。很快眼前的树林散去,开阔地景象展现。

那是一块似是天然形成的巨石,突兀地直立于峡湾深处的崇山峻岭中,垂直落差有千米,顶部有大约几百平方米的平台。站在陡峭直立如切割的平台上,一切尽在脚下,远处孤寒的山峦、眼前蜿蜒的峡谷,如站在顶峰的王者俯瞰茫茫众生。

此时已近黄昏,斜阳已是垂暮,而白色的月亮已经在另一侧迫不及待的升起。

【最后一勾秋月,第一轮冬日,已遥相呼应。*①】

瑟兰迪尔被风吹的有些睁不开眼睛,他侧头仿佛看到莱戈拉斯就立于他身侧,若有所思的目光似落在他身上。

“钟声已欢声敲响…… 但一切终将徒劳哀伤。” ②瑟兰迪尔随着莱戈拉斯写下的话,恍惚的念出了莫名的句子,他觉得这可能是他在哪本书里看到的对白或是忧郁诗人的诗句,他不记得了。

【我推荐的帽子很棒吧!这里即使在夏天也冷的出奇。】

“真是物超所值!”

那晚瑟兰迪尔终是没来得及回程,于是他成了山间村民的沙发客。热情的米斯兰达收留了他,虽然这个白胡子老头有点神神叨叨,不过他还记得莱戈拉斯。他说那个金头发的年轻人真是个可爱的孩子,不但陪他聊天还帮他修了屋顶和烟囱。

在那之后的旅程更加顺利,瑟兰迪尔仅凭莱戈拉斯那本神奇的日记走过许多美丽奇妙的地方。山川瀑布,木屋花园。一切美好与温暖沉默如影,而莱戈拉斯似乎一直静立身后,不会迎头遇见,但只要不断走向远方,他便一路相随。

而当瑟兰迪尔乘上渡船的时候,却有莫名的心悸。这是一处历史悠久的海上军事要塞,经过千百年的变迁已经全然没了最初的模样。唯有帝皇门上,用大理石板镌刻着奥古斯丁的诗句,昭示着这曾是洒满鲜血与悲歌的战场。

瑟兰迪尔不知道年轻的莱戈拉斯还会喜欢这种古老幽寂的地方。他们踏过青砖铺成湿滑道路,走上黑色砖石堆砌的要塞,穿过断裂的拱形石门,触摸粗糙尖砾的墙壁。

拐过一个破损的门洞,瑟兰迪尔看到了一个侧身的影子,莱戈拉斯的侧脸在阴郁的光线下显得格外苍白。

【我想我不能停下……】

“你是自由的行者,当然不能停下。”瑟兰迪尔看到那张转身的照片忽然觉得心痛,他不知道那眼神为什么看起来充满不舍与落寞,但他觉得自己应该挽留。

也许是这里曾埋葬过太多生命,所以让你我都变得伤怀。他走过残破的城墙孤独的教堂,只有山野间遍地开满的白花让瑟兰迪尔得到了些许的慰借。

离开这充满历史年代感的地方,才让自己松了口气,走进小镇繁华的中心地带,才又有了回归尘世的感觉。

莱戈拉斯小贴士,【现在你需要一杯酒!彻底放松一下。】

“正有此意!”

名为“Prancing Pony”的小旅店,显得有些寒酸,木质的门牌不够醒目,不大的木门咯吱作响。不过既然是难得的“推荐商品”当然要试一试。进入其中后,瑟兰迪尔仿佛倒退百年,复古的装潢古旧的摆设,已近夜幕正是小旅店最热闹的时刻。

瑟兰迪尔点了杯黑啤酒,这里竟然没有威士忌提供!大厅里很吵杂,有人大声说笑碰响手中的杯子,不管你们之前是不是认识,在这里都会变成朋友。

他看到莱戈莱斯和几个新结识的朋友在他斜对面的那张桌子上拼酒,并拍下自拍照片。一个半长黑发、下巴上满是胡渣的男人,还有一个有络腮胡的小个子,莱戈拉斯笑的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他们互相插科打诨,像多年的老友。

【“大步佬”是个画家,“矮人”先生是个摇滚歌手,我们相见恨晚。】

这时酒馆里的三流小乐队奏起来当地的曲子,有几个卷发的年轻人挽起手臂挑起舞步,人们也微醺的跟着起舞。瑟兰迪尔能想象,莱戈拉斯当时也一定乐在其中,不醉不归。虽然有些吵,但是他没急着离开,挺有趣不是吗!

最后他住在这间小旅馆的二楼客房,屋子里光线昏暗,而窗外的灯火却如隔世般阑珊。

【别急着离开窗台,抬起头也许会有惊喜。】

随着远处小教堂的钟声,有烟火直冲夜幕,斑斓如花的火焰照亮天际,如欢腾赞歌响彻夜空。

“真是惊喜不断。”

那晚瑟兰迪尔在同样咯吱作响的木头床上睡的有些局促,他做了一个梦,树林山脉,城池战火,金戈铁马,弓箭号角。他不记得梦的内容,只记得梦的结尾,有一抹金色从他眼前越走越远,在深夜收紧了他的心。

书页一篇篇翻过,不知不觉就翻过了大半。他走过山谷越过溪流,路过城池,夜宿村庄。爬满藤蔓的城墙,小木屋的红色门框。他走他走过的路,看他看过的风景,他不会在意这条路会去往哪里,因为他并不是孤身一人。

他穿过栈桥走进城堡,不为展满宝物的宫殿,不为挂满弓箭宝剑的厅堂,只为攀上木质楼梯,在矮小的尖角阁楼上看一副破败的画像。颜色褪去,边角卷曲,纹理龟裂,挂在三角窗对面的木板墙上。这也许是某位贵族的画像又或是历史悠久的收藏品。隐约的浅金色长发和湛蓝瞳色是唯一能分辨的颜色。

【他好像在看着谁,等待归去或遥望离别。】

“他眼中好像藏着千百年的故事,无处倾诉。”

也许是时候离开了。瑟兰迪尔踏上了一艘向西去的游轮,他不明白明明有快捷的飞机,为何还要花上一天一夜的时间在无尽的大海上晃悠。他不喜欢船,从来都不喜欢。

【这样才能感受到来自大海的呼唤。】

巨大的游轮已经平稳的航行在公海上,瑟兰迪尔在单人外舱里透过圆形的窗子看向远方。橘色的太阳正悬在海面上,暖色的光把平静的海面和云朵涂上颜色。收回视线看向下方的甲板,这个季节的海面潮湿寒冷,风速很大。然而显然年轻的旅行家并不介意,他斜斜的倚靠在金属护栏上遥看落日,头发被吹的丝丝飞扬,蓝色的眼睛里有水光闪烁,让人甘心坠入。

【我将去往世界的尽头,一路执迷……】

这一页上除了这句话就是大片的留白,再没有其他。瑟兰迪尔忽然也感受到了依稀的悲伤,他觉得自己应该抱抱他,告诉他有些事如果来不及遗忘,那就记住它好了。

邮轮把瑟兰迪尔带到了更温暖的地方,下船后他不得不在正午的骄阳下脱掉了大衣,挽起棉质衬衫的袖子。这是一座港口城市,桅杆林立的码头随处可见,白色的海鸟起起落落,流连在人群周围,希望得到一些碎落的食物。

瑟兰迪尔握紧手中的日记,又打开来看,这才发现,日记本已经被翻到了最后一页。这里只有落款处的“The Lonely Mountain”和一句话。

【我把你带回现世,旅途也将结束。不管你看到了怎样的自己,只愿你不虚此行。】

瑟兰迪尔,公司总裁社会精英,在经历了一段意外的长途旅行后,此时正站在人头攒动的码头上,有些迷惘,就像站在了人生的十字路口,不知何去何从。他现在应该丢掉这本莫名的日记然后搭上回程的头等舱,回家做个面膜保养一下自己干燥粗糙的皮肤。这旅行很特别很神奇,但也应该就此结束了吧。

“怎么能就这样结束……”他没发现坚定的笑爬上嘴角。

“The Lonely Mountain”,一家镇上的小酒馆,在琳琅的中心区不算出众,但优雅的装璜算的上有品味。正值午后,酒馆里人并不多,瑟兰迪尔在踏入大门后就听到吧台那里有人说话。

“索林先生,老样子,谢谢!”

一抹金色晃进瑟兰迪尔的视线,一个年轻人背对着他坐在吧台前的高脚椅上正和老板模样的人说话。他对他再熟悉不过,尽管他从没见过他。他看到吧台里的老板把调好的酒放在年轻人手边的木质杯垫上。瑟兰迪尔慢慢走了过去,把背包放在脚下,然后坐在年轻人身边的座位上侧头看过去。

浅金色的长发,比照片上深一些,苍白的侧脸,比照片上瘦一些,抿紧的嘴唇,比照片上薄一些。

“一样,谢谢。”瑟兰迪尔指指桌上的那杯酒对吧台里的男人说。

老板点点头,继续忙着手里的动作。

白朗姆酒、柠檬汁和糖浆调和,再加入气泡水和冰块,透明的液体冒着淘气的气泡,加入柠檬片和薄荷叶点缀,嫩绿的颜色晶莹剔透,简直纯洁到可爱。两杯酒被并排着放在一起后,老板擦了擦手和身边的年轻人打了招呼就去后面忙别的了。

一时间大厅里安静下来,只有杯子里的液体裹着绿叶转着圈,带着冰块磕碰杯壁发出清脆的响声。年轻人修长白细的手指拿起杯子喝了一口,然后不禁扭头看身边的陌生人,和他要了一样酒的男人。

和自己一样金色的长发,湛蓝的瞳色,棱角分明的侧脸,挺拔的身材,真是个性感的男人。有一瞬的晃神,刚要收回不算礼貌的目光,却碰上男人投来灼人的视线。年轻人有些尴尬,男人倒是先开了口。

“莱戈拉斯,很高兴见到你。”男人轻笑着伸出手,优雅的要命,“我叫瑟兰迪尔。”

“很高兴……”莱戈拉斯有些没缓过神但还是伸出来手与对方礼貌的相握,等等!忽然意识到哪里不对,“你怎么知道我……”

“先别急着惊讶,看看这个。”瑟兰迪尔把那本日记从背包里拿出来,轻轻放在了莱戈拉斯面前。

“怎么会……”莱戈拉斯这下更惊讶了,看看自己的手札又看看眼前笑的颇有深意的男人。

瑟兰迪尔没说话只是示意他看一看就会明白。莱戈拉斯疑惑地慢慢翻开他再熟悉不过的日记本,这确实是他的旅行日记,他的字迹他的照片,一切都没变,只不过,在他的照片旁边多了一个人的照片,在他的清秀字迹下面多了一行行刚劲有力的笔迹。

火车上他与他对面相坐,密林之间他和他并肩而行,山顶之上他跟他一起眺望远方。断墙之后他望向他的背影满眼失落,小旅馆里和他同桌对饮笑的像傻瓜,甲板上夕阳下交缠在一起的发丝和落寞。拼凑在一起的两张照片和谐的像一个个故事,美好的,融洽的,一个个全新的又似曾相识的故事。

莱戈拉斯一页页翻着书稿,从开始的惊讶到平静再到后来的轻笑出声。瑟兰迪尔就托着腮看着莱戈拉斯,看着他弯起的眼睛和轻颤的睫毛。

忽然,桌上的手机嗡鸣打断了这平静的氛围,莱戈拉斯说了声抱歉就接听起电话,并没有离开座位。

“莱戈拉斯!你是笨蛋吗!”电话里的女声中气十足,让他不禁把手机拿离耳朵,“竟然写错了地址!你把你的宝贝寄到下一个街区了!我已经想办法去找了,你真是……”

“抱歉陶瑞尔,我知道错啦!”莱戈拉斯有些窘迫的偷看了一眼身边的瑟兰迪尔,继续道,“还有,日记现在已经在我这里了。”

“诶?!被退回去了吗?”电话里的陶瑞尔显然也很惊讶。

“算是吧。”莱戈拉斯边讲着电话边继续看着书页上的内容,无意识的用手指婆娑那些照片和文字,轻轻勾着嘴角。

“寄个东西也能搞错,你没把自己丢了真是奇迹!你还是亲自把它带回来吧,主编还在等着看……”

“陶瑞尔……”莱戈拉斯打断了好友的话,“我想我暂时不会出版这本书了。”

“为什么!你不是一直想出版它,而且这次机会难得!”

“因为……”翻到最后一页的留白处,“我还没写完它。”他抬起头看向一旁的瑟兰迪尔,那蓝色的眼眸里有异样悸动的流光。

“抱歉亲爱的,我下次回去拿奇立小时候光屁股的照片向你赔罪!Bye!”莱戈拉斯又在电话里跟对方调侃了两句就挂了电话。

“所以是你写错了地址,寄到了我家里?!”果然笨蛋!

“我想是这样的,而你竟然真的按照我写的一路走到这里?!”真是轻率!

两个恍然大悟的人不约而同的大笑出声。

“那么下面我们要去哪儿?”瑟兰迪尔问的认真。

“诶?!”莱戈拉斯显然没听明白,“我很感谢你把日记带回给我,瑟兰迪尔先生……”

“你不是说,你还没有写完。”指指桌上的本子,“而显然现在它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了,嗯?”

莱戈拉斯竟被说的无言以对,一个人的旅行日记已经变成两个人的了,而且他竟然觉得,那很好。他看着男人真诚的眼睛,不自觉的笑起来。

“那么希望你归期未定……”多个旅伴其实也不错。

瑟兰迪尔用自己的酒杯轻碰桌上那杯属于莱戈拉斯的,笑的开怀,“那么祝我们,旅途愉快。”


尾声:

“所以你真的不等我一起吗?我下周就能抽出时间了。”瑟兰迪尔搂住正在收拾行李的莱戈拉斯,一起倒在沙发上。

“不要撒娇!我要赶在萤火虫的繁殖期结束前去!”莱戈拉斯有些费力的抬起头。

“你说闪光洞穴里其实没有名贵的晶石,而是因为那些会发光的水蚊子?!”

“是萤火虫啦!那很美。”

“看不出,你原来这么少女心。”

“瑟兰迪尔!”

笑闹的滚在一团的两个人最后终于以瑟兰迪尔的压倒性胜利而告终,他把莱戈拉斯压在身下看他轻喘。

“不过你的书到底还要不要出版。”鼻尖对着鼻尖,“不对,那是我们的书!”

“当然要出版。”莱戈拉斯收紧搂住对方脖子的手臂,“而且我的名字要写前面!”

“我怎么能写在你后面。”不怀好意的恶意笑容,低头吻上侧脸。

“你,你到底都在想些什么啊!”终于明白的莱戈拉斯一下红了脸颊。

“当然都在想你啊!或者你亲我一下,我就考虑让你写前面。”

“笨蛋!”

……

桌子上的那本日记一直都没能出版,因为纸页续了一张又一张,却总也写不完。不管是不是一个人的旅行,最后总会补全两个人的照片和随笔,一页又一页,却再也不孤独……

我过得很好,只是会想你。我不认识你,只是在等你。等你翻越千山万水,找到我,等你穿越沧海桑田,来爱我……

——————————End—————————

①②,出自霍比特人删减台词




—————————————————————
写着写着怎么感觉就跑去隔壁前世今生剧组了!以上景点都是我之前北欧旅行时亲身去过的,当时真的会脑补一些画面,如果那个世界真的存在过且经过了千万年的变迁,那么那些人会在哪里呢。依旧仓促且不带感的一篇,以上,继续爱我吗!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好萌啊


密林_花匠:

我就是想表达一下叶子明令禁止的甜笑是怎样的~~【图源见水印侵删】

刚在看贴吧 看到这么一个段子 自动脑补瑟莱 可惜文渣 有没有大大愿意写一个 最近一直很萌校园AU ~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大半夜砸来一张瑟兰新图 简直不让人睡 完了 要下楼跑圈儿了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语文不考议论文 数学不考概率 相约蓝翔去学挖掘机吧


猫壮壮(Nekomiko):

Everything will be fine.